乐高玩具盒里的创新

浏览量:853 2020-06-16 点赞:433

乐高玩具盒里的创新

来自马来西亚,现居风城。兴趣广泛的生物学家,研究工作之余,嗜好读读书、看看戏、写写作、骑骑车、踏踏青、逗逗猫。

前几天上映了首部乐高电影《乐高玩电影》(The Lego Movie),很惊人地大获好评,在IMDb上的评分高达8.8,在烂番茄上有高达97%的新鲜度。

乐高最近年红到爆,前年台北松山文创园区有展览「Nathan Sawaya 积木梦工场」,吸引了不少人潮观展;最近远流出版社也会应景地出了《BRICK CITY:乐高玩世界,用乐高积木打造全世界地标名景》(Brick City: Global Icons to Make from Lego)。我马来西亚的家不远处也盖了一个乐高乐园(LEGOLAND® Malaysia):

立即试读

1932年,丹麦木匠欧尔·科克·克里斯钦森(Ole Kirk Christiansen,1891–1958)开始製作木製玩具,公司名称LEGO来自丹麦语「leg godt」,指「play well」(玩得好)。后来欧尔及他儿子高佛瑞(Godtfred Kirk Christiansen)改良了积木并改用塑胶製作,ABS塑胶积木就一直流行迄今。乐高总部在丹麦的一个小镇毕兰(Billund, Denmark),在许多製造业都移往中国生产以降低成本的今日,除了含马达的Technic系列,乐高的大部分产品依然维持在丹麦生产製造,以确保品质良好。

真的绝少有玩具品牌像乐高这样,广受全球上亿男女老少喜爱,粉丝年龄层从三岁到八九十岁都有。要我说出另一个全球知名的玩具品牌,我还说不出来咧;乐高成立迄今最超过一个甲子了,许多专利早已过期了,可是仍在没有进入门槛的玩具产业,还有在山寨充斥的红海,保有竞争优势。在电动盛行的数位时代,乐高也没被束之高阁。在没落的传统玩具产业,乐高更是唯一逆势成长的企业。乐高独特的创新思维,让他们获利成长甚至超越苹果电脑!乐高的魅力到底是啥?可以让全球父母不断买单,让喜新厌旧的大人小孩都喜爱?连拍成电影都大受欢迎?

与其玩乐高和看乐高,还不如知乐高、懂乐高!鉴于乐高是私有企业,乐高一向很少引起投资人、分析师和商业杂誌的兴趣。很多人在玩乐高,可是却从未关心并探讨这些塑胶小积木如何掳获人心,让人从小玩到老?更少人知道乐高几经变革,大约十年前甚至曾因创新失控而濒临崩解倒闭。乐高后来如何能够浴火重生,成为现在全球最创新、最赚钱、成长最快的玩具公司?

要了解乐高的秘密,就要读这本《玩具盒里的创新:乐高以积木、人偶疯迷10亿人的秘密》(Brick by Brick: How LEGO Rewrote the Rules of Innovation and Conquered the Global Toy Industry)。《玩具盒里的创新》作者之一的美国宾州大学华顿商学院教授大卫.罗伯森(David C. Robertson),2002年到2010年间任教于瑞士洛桑国际管理学院(IMD),2008年被提名为乐高创新及科技管理讲座教授。身为乐高教授,他有独特的机会接触乐高的管理阶层、伙伴和顾客,找出低调乐高独特的可获利创新。

乐高是一路平顺地成长的吗?其实不然,乐高也曾面对大部分大企业所曾面对的危机,只是乐高成功把危机化解成转机。乐高的问题之一,其实也出现在许多竞争激烈的电子3C产品市场,就是许多坐镇大企业的主管愈来愈宅,离消费者的需求和心意越来越远。于是,乐高也曾推出不少一点也不「乐高」的玩具,让人眼花撩乱之外却让人无从下手。在推出成功的星际大战、哈利波特和生化战士系列后,乐高在2003年差点破产倒闭。

除了组织管理以及发展路线的问题,乐高的不断创新居然也是双面刃,让乐高可以迄立不倒的创新,也让乐高付出惨痛的成本代价;为了抢攻电动玩具市场,乐高也放弃过他们的许多原则,可是却铩羽而归;乐高也因为创新而推出过多零件,导致成本上升,出现买愈好愈赔钱的怪事;还好乐高在差点破产之后,终于找到创新和获利的平衡之道,罗伯森在《玩具盒里的创新》就是要透过乐高这个难得的实例,揭露企业在创新过程中最好和最坏的状况,得出企业可以学习到的一些教训:

● 创新不是来自包山包海的大策略,而是来自持续实验,反覆实验「至少会有一项努力带你到未来」。
● 创新不是开发单一酷炫商品,而是着重发展系统,任何时期乐高积木都能相互组合,永远玩不腻。
● 在「框架内创新」,限制一定的颜色、尺寸,设计师更能聚焦、研发出独步全球的积木新产品。
● 好产品也要创造好利润,严守13.5%获利线,帮助经理人在短期绩效和长期成功间做出取捨。

《玩具盒里的创新》里应用了哈佛商学院创新大师克雷顿.克里斯汀生(Clayton M. Christensen)的理论,分析了乐高的兴起与衰微,如何推动创新到让创新失控,然后寻找可获利的创新并且 向粉丝取经而从灰烬中重生,藉着探索全方位创新及来孕育开放式创新重新定义创新。乐高重视多元创意人才,并尝试破坏性创新,搜寻新核心,重启成长的创新引擎并航向蓝海。

虽然乐高的创新经验不见得都适用在其他产业或企业文化中,可是乐高在创新过程中学到的教训,却应该可以让许多企业避免重蹈覆辙!《玩具盒里的创新》不仅写下了乐高的历史和风起云涌,也仔细分析了乐高的各种策略地后果,可读性很高。不管是不是乐高迷,《玩具盒里的创新》都能让人对这些小积木刮目相看呢!

图文推荐